• 高温天工作除了津贴还有啥福利:体检、轮休等 不要轻易放弃。学习成长的路上,我们长路漫漫,只因学无止境。


      讲桌上戴着眼镜的秃顶老伯正唾味横飞讲着欧洲历史,后排的乔晨趴在桌子上睡着昏沉;嗡嗡的振动声响起,短讯提示:我已经到了,你们还要拖堂几分钟?  乔晨微微地笑着抬起了头,看着老师手中不断划开空气的白色粉笔默默地数着时间,手中更是毫不懈怠地收拾着东西。终于,嘶哑的声音伴随他的身体离了。乔晨随着人群起立,然后快步冲下楼梯,转身、左看、抬头,果然,林柏的身躯投下的小片阴影又笼罩她周围。  习惯性地接过林柏手中胭脂色的汽水,习惯性地抱怨手中的汽水温度过高,习惯性地忽略林柏的那句“你胃痛不可以喝冷饮”,习惯性地忘记这温度不仅仅来源于林柏温暖的手掌,习惯性地忽视自己因为这温暖微红的脸颊。仔细回想,林柏这样的照顾自己已经有一年了,而乔晨也无法回避自己对于林柏越来越深厚的感情,就像手中这瓶饮料,看似没有装满,但其实只要轻轻摇晃便会发现它满溢的几乎冲破瓶盖。乔晨对于这发现略微有些惶恐,但她又无法拒绝林柏的微笑,那微笑像极了某人,那个几乎形同陌路的亲人。  城市两旁的街道上投映着被行道树打碎的光块,片片细碎的阴影里,林柏的银色单车冲驰着穿过一段又一段距离。后座上的乔晨在陡道上迟疑着抓住林柏的衣角,林柏略略惊讶地回头看看乔晨羞怯的表情对她安抚般的笑笑。黑暗里,看不见乔晨的脸庞微微地发烧。  自行车终于停上,乔晨也轻轻放开了林柏的衣角,脸上的表情也变得有些疏离。林柏只是温和一笑,拿起乔晨的书包同她一起上楼。  似乎是自动感应一般,还未登上最后一层台阶,门已经被打开,满室温暖的灯光夹杂着饭菜的香气直冲出来给人三分暖意。一个系着围裙的男人略微局促的站在门口和他们打招呼:“晨晨,小柏,你们回来啦,菜已经做好了,快洗手吃饭吧!”又对乔晨说:“晨晨,今天我做了你最爱吃的笋片,一会儿尝尝看。”如意料般没有任何回应,一时之间周围仿佛是卓别林的默片被涂了色彩,苍白的鲜艳却显得有些可笑了。林柏在心里微叹了口气,故作不悦地说:“爸,我和小晨都是您的孩子,您就是老偏向小晨。”男人似乎缓和了些尴尬无奈地说:“小柏,你是哥哥怎么老是和你妹妹吃醋啊。好了,快洗手吃饭吧。”  洗手池旁略暗的灯光下,水流的声音遮住了乔晨的不悦:“你知道的,我不是他的孩子,你才是。我只是妈妈带来的‘拖油瓶’而已。”林柏近似哀求地望着她:“小晨,别这样,我们的父母辛苦了这么久才能在一起,我只是想让他们幸福。”乔晨想到一年来他们父子对她的好,忍不住叹了口气:“那我的幸福呢?”声音几不可闻却被林柏听见,他坚定而执着望着乔晨:“你的幸福会由爱你的我们一并给你,幸福就在你的手边,为什么不去抓住它呢?”乔晨未及回应,厨房处传来了清脆的碎裂声以及重物坠地的沉重的闷响。竟像是出于本能般的,乔晨冲进了厨房,她从未想过这个自己没有给过一次微笑的人在她心中会有如此重要。她慌忙地将男人扶起,仔细看他是否有哪里受伤,也许连她自己都未发觉自己语气中的关切:“叔……爸爸,你有没有事?哪里受伤了吗?”男人惊喜地望着她忙不迭地说:“没事,乖女儿你不用担心,只是被油滑了一下。”  竟然叫他爸爸,乔晨自己也很惊讶。乔晨想,难道在自己心中已经把他当作自己的父亲了吗?脑海中又回响起林柏的那句“幸福就在手边。”是真的吗?是自己总是固执地认为彼此本是陌路所以不愿意伸出手去触及,还是害怕这幸福如同夜幕中的星星看似很近实际却无论你如何努力跳跃都无法触及?乔晨的心绪开始有些慌乱。林柏的话似乎是一柄利刃划开了她不敢认识的事实,或许自己是时候放开心结与自己的家人快乐的生活在一起了吧。  当幸福来临的时候,你可能未曾发觉只顾去追逐所谓“阳光”。可是请别忽略你身边的小小灯光尽管它相较阳光有微弱,但其实,这才是你能握在手中的真实幸福。答应我,别呆坐在那里任凭它溜走。

    上一篇:黄奕、黄毅清离婚闹剧升级 两人不断“互黑”

    下一篇:骑士老板发表声明祝福詹姆斯在接下来一切都好